疯子阿尘

尽量做自己,能爱人。

一年了,去年十月八号十二点过我刚知道那个消息呢。为自己而活。还有,祝你幸福。

我就是想考个在杭州的大学,就是想考个一本的大学,我不为别人,就为自己。

今晚夜色真美。

  他们在闲时偶尔会聊上几句,有时是对工作发发牢骚,有时会说说今天吃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。
  若是时机合适,他们也许也会聚在一起吃个便饭,不需要太贵,舒适就好。
  或许他们其中一人会在另一人有结婚这类的喜事时道一句“恭喜”。
  甚至以后等到他们都不在年轻之时,他们会相约一起去一个安静深幽的地方叙叙旧,追忆似水年华。
  这已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。

  过去的事是发生过的,我不应去忽视,顺其自然吧。忘不了就不忘了。
  愿各自安好。

黄少生日快乐(。ˇε ˇ。)

每当我追了一篇文,太太们就会断更或更得比以前慢得多,我这是什么体质
╮(╯_╰)╭

心情复杂。天道好轮回,多做好事。

午睡后起来吃一根海盐焦糖味的冰淇淋的感觉太棒了。颜色也好好看。感觉如果写喻黄ABO的话喻苏可以是海盐味的,烦烦可以是焦糖味的,绝配,颜色还符合蓝雨。